塔苏_安海特兰

头像是南半城大大的手书截图!!——

[凹凸世界]就承认一见自难相忘

【凹凸世界】就承认一见自难相忘

你知道一见钟情吗?不需一句话,只要一面之缘的那个一见钟情。风吹过常青树,哗啦啦地落下一地金黄,树叶一片又一片,一片接着一片,慢悠悠地离开枝条,在空中旋转翻飞最后轻落在地上,罪魁祸首的风甚至没有一个回头来看自己的所为,毫无留恋的远离这边,又奋力向那边的天空奔去。

 

“怎——么可能会一见钟情啊,格瑞,打球就好好打,你看你看,传球都心不在焉了吧。”雷狮抢过格瑞手中的篮球在指尖上旋转。

“我怎么知道。”格瑞拍下雷狮手中的球,又自顾自地练起了投篮。“一见钟情什么的,我才不……”格瑞一个停顿,因为雷狮突然来了兴趣,一掌揽过球,似乎和格瑞杠上了。“Hey,格瑞,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陪我打一场,输了请我吃饭啊。”哇,雷狮的恶劣性质出没了。格瑞没说话,对一个话唠且伴有多动症体制的邻居的挑衅已经习惯了。不过,还这么早,回家那么早干什么。“打就打。不过如果你输了,你就得帮我做事。”

“嗯哼?好啊。”

 

——

“格瑞今天不错啊?似乎很来劲?你到底是想让我帮你做事呢,还是不想请我吃饭呢?”

“……雷狮,你话太多了。”扣篮。

“好好好,hey!”试图用声音来吸引格瑞的注意然后抢球。跳跃的双腿和手臂上的肌肉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只要格瑞一愣就可以抢到球。三、二、一,我抢——!

不料一个意外,球往场外飞去了。

?!“喂!”格瑞连忙停下向场外喊一声。

咚。“唰啦啦——”

篮球打到人后一个轱辘滚走了。

“嘶——”金倒吸一口凉气,今天好倒霉啊摔个跤还能擦破皮……“啊资料都散了得赶快捡起来啊。”专注的眼里是一张又一张白色的资料,他不在乎身上的疼痛,反正……也已经习惯了。

“那个……你没事吧?”格瑞有些抱歉的看着面前的人。连忙蹲下帮他一同捡起散落的纸张,顺便还看了看资料的题目。广播部的啊……格瑞不时地瞄瞄跌倒的人。小小的,看起来很温暖。但是面前的人始终没有回应。是专心过头了吗……还是说生气了。等到面前的人捡完散落一地的资料抬起头来才发现还有人在帮他捡资料。“啊,谢谢你。”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招牌笑容吗?

“啊,不用……不对,你没事吧?抱歉抱歉是我的错没有拦住篮球。打到你了抱歉啊……”

“没事啦。谢谢你帮我捡资料,那么我就先走啦。”金笑着对格瑞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等到金已经走了好远甚至离开他的视线,格瑞才慢慢转过身来,雷狮一拳打在他胸口:“哇塞,格瑞,那小子长得不错啊,也难怪你一直盯着人家看。”格瑞有些愤愤不平,“还不是你,要是你不耍花招那球会打到人家吗?!看见人家跌倒你也不知道过来帮忙?”

“喂喂,球打到人家你也有责任的好吧。”

“都有责任。你欠他一个道歉。”

“好好好。”雷狮眯起了眼睛,随即瞥见了地上的东西,“那么,你是不是该把东西还给人家啊?”

格瑞顺着雷狮的视线看去,“什么东西啊……”发现地上还静悄悄地躺着一盒药。“这是……他胃不好吗?”

“哇你这么关心人家说不定人家知道了会很感动哦。”

“雷狮。你话太多了。”

“哈哈。对了,刚才那个球怎么算?你的还是我的?要不你今晚承包我的晚饭怎么样?”“……我比较想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吃什么。”“我一个人在家的话就吃泡面啊。”“……我可以请你来我家吃泡面。”“……喂喂,不要那么绝情嘛,好歹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啊。”“你话真的太多了。还是先想想怎么把东西还给人家吧。估计这会儿他还不知道他的药丢了呢。”“你要是想还东西的话,那你就得在这等到17点整咯。现在是16点57分。”雷狮拿着手机在格瑞面前晃了晃。“为什……”为什么一定要是17点整?格瑞刚想这么说,学校的广播就响起了。

“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现在是下午17点整。我是今天的播音员,凹凸(3)班的金,今天由我来给大家进行广播。”

“哎呀哎呀,我的手机时间又慢了两分钟啊。”雷狮有些抱怨。

“这个声音是……”刚才跌倒的人?原来他叫金吗。的确是好听的名字啊。凹凸(3)班……好像是隔壁班的啊。没见过应该是新来的吧。“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他是播音员对吧?”雷狮太了解他这个发小了,“你不是自己也看到了,他是广播部的?更何况我也是学生会的人,今年招新的名单我会不知道?”他摊摊手,“哎呀我们的学习委员居然这时候脑子不好使。”好吧,格瑞承认,他的确是没想到这一块儿。心里不得不夸一下雷狮。不过夸赞雷狮这种事情在心里想想就好了,说出来让雷狮听到了他估计要膨胀。雷狮拿起外套和书包,“好了,你自己慢慢听吧,我去接卡米尔了。拜拜~”

格瑞摆摆手没再说话,这不是赤裸裸的开溜吗。他看着手中的药盒细细地想着。既然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和班级了,那就可以去还东西了啊。不过雷狮跑了,就只有他一个人去了。

 

——

“好了好了安静同学们,由于(3)班和(4)班的同学们月考的时候表现很好所以今天晚上就奖励你们一下。两个班并到一起看电影。我们(4)班的同学去到(3)班的教室不要捣乱啊。特别是你嘉德罗斯,整个班就你最不安分了。你老实点。”(4)班的班主任丹尼尔在强调着今天晚上的事项。

“耶!——”同学们欢呼。

“喂!丹尼尔你凭什么只说我一个人啊?!明明雷狮也很不安分好不好!”嘉德罗斯抗议。

“喂喂嘉德罗斯,这个时候争这个有意思吗。”雷狮不服。“行了行了你们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好了,大家抬凳子吧,记得安静一点不要影响其他同学。”

格瑞把药盒放进了口袋里。

(3)班的同学实在是太让人放心了。安静到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其实真相是大部分男生都在睡觉。天知道他们晚上是干什么的还考得那么好。嗯……先随便找个位置吧,下了课再去物归原主。

“喂格瑞,你觉得这个男主角长得怎么样?”雷狮过来搭话了。“还可以。”“我觉得他没我帅。”“……雷狮你哪来的自信。”格瑞嫌弃地看着雷狮。“当然是本大爷自己给的。”雷狮突然没由来的自豪。

可能是雷狮的声音有些大声,特别是最后的那两句话直接是引起了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看向在讲话的雷狮和格瑞。当然不包括睡觉的。“那边的两个同学请你们安静一点。不要吵到其他同学。”(3)班班长安迷修直接提醒了。“好好好……”雷狮表示很无奈。没办法啊谁让这里是别人的地盘。

于是又沉寂了好一会,屋子里回荡着电影的原声。坐在格瑞右手边的前桌的一个黑发女生转过来,对着在自己右手边的紫红发的同学讲话。格瑞表示他不是故意要偷听他们讲话的。“紫堂幻,出去接点热水过来,问问金好些没有。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偷了他的药。”凯莉抱怨着,吓得格瑞心里毛了一下。虽然……他不是偷了药的那个人。呃……那叫捡。“我知道了。这位同学请让一下,谢谢。”紫堂幻有礼貌地对着格瑞以及前面坐在过道上的人说。紫堂幻拿着水杯离开了位置后格瑞才注意到坐在里座的人。只是随便找的一个位置应该没那么巧吧?金色头发,黑白的连帽衫……嗯,应该就是了。紫堂幻回来了,带着他那杯热水回来的。他拍了拍金的肩膀,轻声喊着他的名字:“金……金,醒一醒,喝点热水暖下肚子……金?“

……怎么搞得像是他来亲戚一样。

趴着的人悠悠转醒,抬起头来,眼里有些许疲惫,嘴唇都白了。“嗯?“接过水杯就往嘴里灌。明显好很多了。”傻不傻啊你,胃不好还不吃晚饭。”“行了凯莉。金也不想啊。”“不……我现在只想睡觉。你们两个别说话了。”说完就又趴下了。

“……”格瑞全部都听到了。胃不好、不吃晚饭。这都什么坏习惯啊。“那个……”格瑞转过头来,摸出口袋中的药盒递给紫堂幻,“这是下午我捡到的,不知道能不能缓解一下疼痛。也许就是他掉的药……不不不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讲话的……”凯莉听到了就转过来用一种“原来是你啊”的奇怪目光看着格瑞,格瑞像是心虚了连忙把头转回去。“谢谢你。”格瑞惊了一下。说话的人不是坐在他旁边的紫堂幻,也不是前面坐着的凯莉,而是刚刚趴下的金。他再一次抬起头。此时格瑞与金视线交汇。

眼睛……好蓝。

屋子里灯光很暗,缝隙间透过来的光照在金的脸上更显得他的脸白。格瑞突然有些心疼。格瑞先转移开了目光。他受不了那股灼热的视线。

这真是一个无聊的晚自习啊。

 

——

回家路上。“格瑞。我看到了。我全部都看到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格瑞。”雷狮像是有了重大发现。

“什么啊……”

“今天晚上你特别关注那个小子。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怎……”

“怎么可能?!果然被我猜中了!别瞒了,你一想隐瞒事实就会说怎么可能,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就是对人家有意思吧。那小子这几天一直在球场的主席台那里看我们打球,你说他会不会也会对你有意思?”

格瑞不得不再一次承认雷狮今天的聪明才智。他承认他今天似乎是对这个叫金的家伙动了点心,但绝对不是那种心。而且雷狮说的他对他有意思多多少少也应该是错觉。错觉嘛,过几天就会消失的。嗯,过几天。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错的。就这样东日出,西日落,又东月出,西月落的过了一个星期。格瑞还是没能忘掉那个叫金的家伙。他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子。路上遇见了还拉着雷狮一起躲,去图书馆看书碰见了又要离远远的。偷看算什么?有时候直接叫(3)班的凯莉和紫堂幻出来问情况。诶呦我的天,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痴汉???雷狮看着格瑞这一个星期以来日思夜想的,他自己倒先难受起来了。“诶呦我的格瑞大少爷,喜欢就去说啊,在这里躲着算什么大男人?”“……我不知道他懂得了我的心意会怎么想。”“哇靠格瑞,你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你对我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都没这么温柔过。”“你闭嘴。我会去告白的。”

 

 

篮球赛的开始轰动了整个年级。不,可以说是整个学校。不论是哪个年级都一定会有学生来看,当然多数时候是女生。男生都是来看打球技术的。每天下午第三节课下之后开始比赛。班与班之间较量。对于雷狮这种篮球爱好者他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特别是那句“看到机会就要上,看到弱鸡就要踩,横行霸道才是我们海盗的准则,凹凸(4)班,都给我燃起来!”收获了不少迷妹学姐的芳心。(格瑞:谁跟你是我们。)于是他成功地拉上了格瑞以及他的小弟们(佩利和帕洛斯)一起打比赛。至于那个130斤一米六的小伙子加入是他不敢拒绝的。毕竟嘉德罗斯打球也很厉害。让他有点惊喜的是,(3)班平时文文静静的班长安迷修也会参加这种比赛,而且打得还不赖。并且(3)班的银爵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跟他们这样的队伍耗得那么久也是很厉害了。当然雷狮一伙人也不是什么善类。

 

“喂喂格瑞,别看了别看了,人家金在主席台上坐着呢,下半场比赛快开始了你赶紧休息一下上场。”雷狮拍了拍格瑞肩膀,“好好表现啊,某些人的心上人还在主席台上看着呢。不过话说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去表白啊,你哥哥我还在这儿替你操心呢。”“还没到时候。”咕咚喝下一口水。“我的天呐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八次回答我这个问题用了同一句话了。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格瑞有点害怕。他不知道金知道了会怎么想。会觉得他恶心?会讨厌他?人生的初恋啊。

 

裁判叫了双方队员集合,吹了哨。雷狮的身高优势还是很占上风的,抢球时的一跃而起,观众席上就爆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啊……人气这么高的吗。今天是最后一场比赛,和(7)班打。目前就雷狮和鬼狐两个班胜场最多,下半场也就是这最后一场,就是赛点了。最后的赢家鹿死谁手一局定成败。

篮球鞋与地板摩擦出声音,篮球与地板碰撞发出的声音,观众席上各班支持者的加油声,以及每个人按耐不住的心跳声。7班领先一个球,只要在比赛前再拿到一个球,4班就追不上了。很好、很好、就是这样,鬼狐密切关注着赛场上的一切动静,作为队长在球场上指挥也是挺累的了。好的……抢球——!球抢到手了。

“嘶啊——”格瑞突然倒地捂着腿。刚才的防守中格瑞被推了一下,又突然腿抽筋,突然的疼痛让他不能支撑,重心下落倒在球场上。鬼狐因为听到格瑞的动静心跳漏了一拍,动作停的那一秒让他被打得个措手不及。

雷狮的声音在鬼狐耳边响起:“你太小看我们雷狮海盗团了。”雷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鬼狐手中的篮球,一个转身径直向鬼狐他们班的篮筐冲去。

“嘘————”裁判吹了哨,“比赛结束——!”打平。“最后一球有效,4班和7班打成平手。10分钟后进行加时赛,请各队员做好上场的准备。”

雷狮在最后那一秒扣篮。嗯……腿长还是有优势的嘛,至少跑得还挺快。

 

金在看见格瑞倒下之后立刻就冲了过来。然而迟迟没有校医来支援。……这厕所你早不上晚不上偏偏这个时候上!金连忙跑了过去把格瑞架起来,把格瑞带到了球场边的休息区那里。当然只凭他一个人的力气是不够的。“好了你别动让我来。”金熟练地给格瑞揉揉腿。运动时抽筋是常事了,但是这回突然到擦破皮流血。先缓解抽筋再上药应该好过一点。金这么在心里盘算着。金是多么的专心啊,连格瑞嘶嘶地叫出声也没什么反应,只说了声忍着点就开始给他上药。金太认真了,认真到皱起了眉头。

后面凯莉和紫堂幻都表示,自他们认识金以来都没见过金这么专心的时候。格瑞还是第一个。

“好了。”金对着格瑞笑了笑,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这几天就少做剧烈运动了,虽然只是擦伤也要好好保护啊。”

格瑞必须要说,那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治愈的笑容。

 

下半场由一天没打比赛的嘉德罗斯顶替格瑞上场。雷狮不得不惊叹这小小的身子里隐藏了强大的力量。他的上场完全压制对面的球手。这大概就是强者的威力吧。

 

于是4班大获全胜。

 

 

——

“这么说——你是喜欢那个白芦荟?”凯莉漫不经心地舔着棒棒糖。“噗——”喝着水的金一口喷了出来,“咳咳、咳——““凯莉你又在开玩笑了。“紫堂幻拍着金的背。”金,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金蹲下来抱着头。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对那个人有什么意思。就想注视他,看着他,跟着他。

“……我明白了。我会帮你的。我可看不下去我们的金小天使就这样被爱情困扰啊。不过你可别生气啊,我可是为了你好。“通过凯莉这一个星期对金和格瑞的观察再以她多年的研究(?)来看,这两货绝对是暗恋着对方的。看见就要躲,碰见就要离得远远的,时不时地还要打听一下情况,啧啧啧,恋爱的酸臭味。

“……什么?“

 

第二天一早格瑞就被吓到了。全班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隔壁的金喜欢他。哈???金喜欢他?什么鬼?果然出了这种事还是少不了嘉德罗斯的冷嘲热讽,“哈,格瑞,居然也有人喜欢你啊。不知道我们的高冷小王子会怎么想呢?”

“怎么可……”他真的被吓到了。

“哇塞,原来人家真的对你有意思啊。”雷狮后一步踏进教室门,随后夸赞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怎么可……”

 

“凯莉!——”大老远的声音就传过来,隔壁班的金气炸了。脸色很难看,几乎是冲进教室,脸吼得都红了。不过大多数人都知道那是害羞。“哎呀我都叫你不要生气了嘛。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很令人讨厌就是了。“金懒得跟凯莉讲大道理,转身就抛出了教室下楼去了。紫堂幻看着操场上生气的金,有些担忧,“金他没事吧……凯莉,你这么做是不对的,我都说了金一定会生气的。你不听。这下好了吧,金真的生气了。”“哎呀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啦。但你忍心看他受困扰么?相信我,我这么做总是会有好处的。”

金一生气就喜欢跑圈。好在他那天来得早,跑完3圈就刚好上课了。用跑圈来让自己冷静还真是一种奇怪又有效的方法呢。

 

神经大条的金很快就对这件事没有感觉了。顶多是把凯莉的所作所为当做一个过分的玩笑。于是没了几天金又和凯莉紫堂幻玩到一起。各班同学都很识趣,再没提凯莉说的话。

 

——

一个星期后是体育考试。分数要加在期末的统测里。时间很快过了。转眼就到了考长跑的时候。各班按各班的组分好就开始了考试。嘉德罗斯是自愿被分到和金一组的,他真的挺想看看这个天天跑圈的人能跑得有多快。他们是男生组第三次序跑的。

“金加油啊!我们会在终点线等你的!”跑完的紫堂幻拿着水瓶对着金使劲加油。

“嗯哼渣渣,全力以赴啊,别让我瞧不起你。”

格瑞在金背后三步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他。

凯莉早就跑完了,“嘛,本小姐没什么想说的。就……希望你跑步的时候不要旧病复发吧?”

 

——

“凯莉你个乌鸦嘴啊啊啊——”没想到还真被凯莉说中了。在还剩一圈的时候,金的肚子开始疼痛起来。说完他就后悔了,剩下的体力已不足支撑他以全力冲到终点线。不过好在他前面跑得快。他尽力多跑了半圈。还有半圈到达终点。他的速度慢了下来。

“我的天啊不会真给我说中了吧……”凯莉突然觉得自己有错。

紫堂幻没搭理凯莉的话:“金,加油啊!在这里!我们就在这里!”

“喂渣渣!你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再痛也给我坚持!马上就到了!”嘉德罗斯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他开始冲刺了。不行……胃真的好痛!不管了!痛就痛吧!跑完就好了!

七步……

五步……

三步……

最后的三步显得异常艰难。他的腿还在机械地向前,不过他还是尽力冲过了终点线。

但是很可惜,嘉德罗斯先他一步跑过了终点。

“哈、哈——”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啊……怎么这么痛。嗯?等等?!喂!金的身体在差点跪下的那一刻一下子就被抱了起来。他没力气推开抱着他的人。格瑞冲过来一把抱起他就往支援处去。格瑞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个。格瑞几乎是吼着出来的,“校医!“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包括他自己。然后格瑞乖乖地,不,应该说是不知道怎么办就退了出来,去了树林冷静了。

“好了,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下。能走吧?“

“能走……“医生再次说了注意休息等就走开去照顾其他受伤的人了。”我的天啊金你没事吧??“

“呃……那个,我下次再也不乱说话了……金你别生气啊……“

“没事啦,谢谢你们担心我。“虽然之前心里对凯莉的话有些讨厌,不过他怎么会计较这些呢。随即他瞥见了后面跟上来的嘉德罗斯。”恭喜你得了第一啊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金的笑沉默了一会,随即转身留下一句话就走了。“虽然是我先冲线,但你的坚持让我敬佩。这个第一是你的。”

哈哈。真是不坦率的人啊。

 

 

——

金偷偷溜出了支援处。那儿的酒精味太重了,天知道那校医是不是把酒精当香水抹。

还有在跑步的,这时候估计没人注意到他,而且他也跟紫堂幻说过了自己要先走,已经叫他请假了。身兼两个班的负责人丹尼尔应该不会说什么吧。到树林里走走好了。

 

“……”“呃……”好尴尬的相遇。

格瑞自刚才起就看着金。“你……没事了吧?”

“啊,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还有,谢谢你的……”谢谢你的那个抱吗?那种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我不想听你说谢谢。”

“啊?”像是被批评的小孩子一般,“是吗……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木讷地走过格瑞,留下这么一句话。

“等等。”格瑞一个快步走到金面前拦下他的脚步。大概是迫使他,盯着他的眼睛。

金眼里那片天空多出一抹淡淡的紫色。格瑞的眼里映着属于金的那片蓝。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不需一句话,只要一面之缘的那个一见钟情。

 

 

“听说你喜欢我?”

 

 

 

就像落叶钟情于土地。

 

 

“好巧。”

 

 

就像微风钟情于天空。

 

 

 

“我也喜欢你。”

 

 

就像我恰好也喜欢你。